果硕仁波切传记

持教胜灯果证圆显密总集硕教满

怙主堪千果硕仁波切历代本生简传

百千教言宝藏语自在 善慧教法吉祥胜利幢

善妙事业超越巨海岸 唯一怙主恩师祈增盛

量如尘埃三密诸事业 超越吾等凡夫言说词

然同我者座下劣弟子 依据三信欢喜造此传

吉祥下密院卸任堪布果硕仁波切尊者,在印度与西藏佛教各派传承中,曾多次示现为教量与证量具足之成就者,乘愿再来。鉴于使弟子信众了解尊者历代对弘扬教法之卓越贡献,兹介绍尊者部份殊胜转世之事迹如下:

吾等无上导师释迦牟尼佛,为度化五浊恶世之有情众生,降生于蓝毗尼,圆满成佛于菩提迦耶金刚座。佛陀于鹿野苑初转四谛法轮时,仁波切时为五比丘之一的阿若·憍陈如圣僧,是初闻佛法证得近圆阿罗汉果位的首位长老弟子。

阿闍黎仁钦桑波尊者,传承了佛法三藏及四续般若智慧口诀、甚深中观见之口诀及诸位大瑜珈士之口诀。并完整修习了所有这些口诀之妙法,树立了佛法持藏大师的胜幢。

在西藏极负盛名的吐蕃三代法王之一的松赞干布时代,仁波切示现为著名的佛法大臣禄东赞,以其卓越的智慧与妙计,击败众多竞争者,由大唐长安迎请文成公主远赴西藏。大唐皇室赠送极富加持功德力之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做为公主出嫁法王的厚礼,从此开启了西藏佛教另一道序幕。

西藏佛教祖师莲花生大师,广传显密佛法于雪域西藏时,伟大的翻译师仁钦却,先后修习显密诸法,为了将佛法完整的弘扬于西藏,历经了种种的艰辛与磨练。将般若各部要典及多部密续教法翻译流传于世,后世弟子感念他的恩德,称其为伟大的译师。

三界法王宗喀巴大师再次宣扬三乘教法于雪域西藏时,仁波切示现为杰·释迦益西,习拜于宗大师座前,完整的修习了显密各部教义,萌生了对格鲁教法的极大热诚,进而不遗余力的弘扬次第严谨、显密圆融之格鲁派教法。曾先后两次莅临中国及蒙古等地,明朝永乐皇帝以极高的礼节恭迎尊者,曾数度为皇帝宣说佛法及传授灌顶。对广大的僧俗信众布施甘露法雨,播下无数对佛法生起无比诚信的种子。是一位将宗大师教法弘扬于十方,功绩卓著、无可匹敌的一代宗师。

至尊第五世达赖喇嘛驾驭万法,接管教政合一之领袖地位于一身,佛行事业之光照耀西藏每个角落之际,仁波切示现为阿闍黎敦珠嘉措闻思佛法于哲蚌寺。他博学多闻、教证具足,第五世达赖喇嘛委任他为多康(康区)格鲁派重镇理塘寺之住持。在其主持十二年任期内,立下诸多丰功伟业。以康区东部为主的信徒,受其教化者不计其数,是一位令后世弟子永远感恩戴念的佛学大师。

大成就者仁增·龙萨宁波出生于多康拉廓地区,在噶布等圣地进行闭关修行。他是一位证量现前、神通无碍、任运说法、变现各种化身,救度无数众生的金刚乘行者。当时他闭关修行的地方,都变现成佛塔,至今仍由当地信众所护持,成为信徒们福德资粮的依怙处。

却杰·桑杰却佩出生于康区噶廓,求学于圣地拉萨,后返回理塘寺「大乘法轮洲」担任住持。他重视讲修佛学、寺院之组织管理等相关寺务。并对寺院之管理人员及广大僧众之戒律严格要求,使寺院整体结构与组织管理趋于完善。对于寺院之年度法会亦立下诸多规定,从而使法会功德主及坛城供养等诸多方面达到相当程度之规模,象征寺院法务兴隆,信徒众多,成为格鲁教法首屈一指的弘法大师。

却杰·堪千洛桑东珠生于理塘那沃地区,求学于色拉寺「大乘法轮洲」。先后闻思了显密教法,受持灌顶、解说、口诀等法,为至尊第七世达赖喇嘛的首席弟子。被委任为理塘寺住持,致力于讲经说法并兴建大雄宝殿。使得当时僧众数量极速增长,院内之僧众不论是内在之道心修养抑或是外在之诸多善缘,均奉行不懈,寺院年度法会之规模,达到相当程度的扩展,自此“理塘大寺”之美名开始遍传四方。此外在故乡那沃地区兴建寺院,护持重建格迪寺院,以教证二法引领广大信徒。对宗大师教法的弘扬有着极大的成就,深受信众们的无限景仰。

却杰·阿旺贝旦尊者出生于康区果洛地区,于圣地拉萨色拉麦学院求学,以持戒严谨而闻名。后返回理塘寺担任住持方丈,续建大雄宝殿“外围红墙”并以精美雕饰装饰其中。对寺院僧众之戒律要求极高,在每月传授布萨时重复开示戒经。对于金刚乘的教法则采取谨慎的态度,除了对寺院僧众外,不对广大信徒传授大型灌顶法会。晚年修复故乡果洛寺院,常住该寺,毕生在闭关修持中度过。

却杰·洛桑蒋贝尊者生于吉祥胜乐金刚圣地噶布地区,出生时出现无数吉祥征兆,同样于色拉麦学院求学。精通显密诸法,于三大寺祈愿大法会上答辩格西拉然巴时,其思辨智慧超凡入圣,得到在场诸位佛学大师一致齐心赞扬。后返回理塘大寺任职住持,以讲修二事护持该寺。当时很多人为了争夺草地及水源,而发生许多重大的纷争,尊者为了度化彼等烦恼炽盛之众生,屡次亲临现场,使诸多纠纷一一得到化解,实践菩萨在世以慈悲度人的情怀。

为了佛法的弘扬与兴盛,以无比勇猛、披甲精进的当今怙主---堪千·果硕仁波切尊者,于藏历地鼠年(西元1948年)降生于多康理塘木拉地区。具高贵的家族种性,父名嘉杰东珠,母为诺增卓玛。出生时空中响起自然的法锣声,炉灶内木柴不点自燃,自小即具足量士夫之庄严德相等诸多征兆。四岁时,即被认证为转世灵童;五岁时,被迎请至果硕行宫驻锡。当时前来迎请的有各寺院之仁波切、现任卸任堪布、各执事人员、各部落酋长、无数僧俗大众。吉祥彩云遍满虚空、千位骑士浩浩荡荡,是一次规模空前的列队迎请仪式。

正式举行坐床典礼时,除上述诸位教界长老及无数僧俗大众前来参加外,中央政府驻县府代表及驻军部队也列队前来,对仁波切表示出极高的礼遇。七岁时,剃度出家于怙主---格赖仁波切座前。当时的摄政,在转世灵童时的法名上,加入格赖二字便成为阿旺松绕丹增格赖嘉措尊者。开始记诵仪轨文及佛学因明训练,因前世反覆串习之故,得以轻易的完成学习。十岁时远赴圣地拉萨,入色拉寺大乘洲闻思摩尼扎仓。依据上师及本尊之指引,依止大善知识彭措阿旺为经师,依次闻思了摄类学、因明、般若等大法。于怙主经师赤江仁波切座前,接受了宗大师三种姓总集之随许灌顶、兜率百尊之解说、也接受了大威德、集密、胜乐及普明之灌顶大法、事师五十颂、戒经二十、六座瑜伽之解说。并于怙主经师林仁波切座前,接受吉祥独勇大威德金刚之灌顶大法。至尊第十四世嘉瓦仁波切于三大寺祈愿大法会上,进行格西答辩时,曾携仁波切一同参与此规模空前的盛大法会,并共同修法祈愿。

十二岁时,仁波切前往印度。于三大寺僧众临时佛学院巴萨地区,继续闻思佛法。师事于一切佛学大师之顶严---洛赛林学院之堪苏仁波切贝玛坚赞座下修习因明、般若、中观、戒律、俱舍五部大论。同时于至尊嘉瓦仁波切、怙主林仁波切、怙主赤江仁波切、怙主松仁波切等诸位大师座前,尽力接受了灌顶、解说、口诀等诸法。所获之法,亦如同往昔诸师的修学风格般一一如理实修。于怙主经师座前,经年累月的薰修中观根本慧论及注解、辩了义不了义论及注解、及其他重要论典之疑难一一做了闻思修学。

二十岁时,由 圣座亲任其「亲教师」与「轨范师」。下密院堪苏仁波切桑旦却佩担任「屏教师」,于具数诸比丘面前接受了具足比丘戒,树立起多闻持戒大师的风范。之后三大寺迁往南印度,仁波切继续他在色拉麦佛学院的闻思佛法。在各部大论根本颂之记诵等学院课程方面,仁波切出类拔萃的优异表现,常常获得学院许多优等奖励。然后依次参加三大寺辩论法会,由怙主林仁波切及赤江仁波切颁赠显宗头等格西学位。依仁波切的意愿在格西答辩结束后,先闭关修持再进入密宗学院是他的初衷,然与下密院诸位长老先前建立了一些特殊因缘,加之诸长老尊者也一再劝请,仁波切随即进入下密院依次修习金刚乘教法,通过答辩获得阿然巴密宗学位。

其后(1984年当年),因故乡当地僧俗信众之再三邀请,莅临康区广大区域,开示皈依及因果等法,受到信众及百姓热列欢迎。接受四十余座寺院之邀请,赐予无量无尽的甘露妙法,为无数信徒剃度出家,仅传授比丘戒者其数目超过三千多位。为雪域西藏再次燃起法炬奠定了丰厚的基础。后返回印度由至尊嘉瓦仁波切任命为下密宗学院喇嘛翁则(管理学院教务与财务的上座),再继任方丈堪布,成为下密宗学院自十五世纪创立以来最年轻的住持方丈之一。在其任内孜孜不倦的对僧众讲经说法,一心一意致力于僧众的闻思教育,对于学院课程规划,完善教育环境皆贡献良多。因与日本信众结下良好法缘,彼等捐资兴建了大雄宝殿,设立医疗门诊,增设寮房,改善僧众斋饭,筹备建立僧众每年之供养基金,营建旅馆等方面都得到具体改进与提升。

下密院任期届满后,返回色拉寺继续讲经传法,嘉瓦仁波切再次委任仁波切为色拉麦学院住持,寺院僧众也一再祈请能够就任。仁波切担任堪布期间学院僧众已达六百多位,但院方财政几乎接近赤字。在仁波切的善缘安排下,学院弘法团开始向西方社会接触,经过多年的努力,学院僧众修习环境大有改进,前后开设了图书馆,重建辩经场,门诊与医院也相继设立。因仁波切前世非凡之因缘,在任期间僧众数量从几百位增加至千位以上,因严格要求僧人内在之戒律修养,重视佛学的教导与传承,僧众对佛法之闻思修也突飞猛进,培育出无数弘法利生之僧伽人才,获得僧院上下一致的高度赞誉。

仁波切卸任色拉寺住持后,应怙主格赖仁波切之邀请莅临台湾,为新兴建的台湾第一座西藏佛教寺院---菩提法洲寺主持开光大典。其间仁波切宣讲圣道三要、兜率百尊,为当地信众赐予甘露法雨。典礼当天,仁波切及来自尼泊尔的二十余位僧众以大威德十三尊连续三天广修开光大法。之后,莅临印亚等地积极弘扬佛法。

仁波切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兴建圆满法洲寺,并成立培养小沙弥成为杰出僧才的圆满法洲寺佛学院,目前就学的有百位以上的小沙弥。仁波切不畏交通不便,常常前往西藏东部康区诸多寺院,为穷乡僻壤之广大信众开示皈依及因果法门,对学校及其他教育团体仁波切也不时伸出援手。

仁波切无论在欧洲、非洲或北美洲弘法,皆以菩提道次第、圣道三要、止观双运为主要宣说法门,时常讲授事师五十法,戒经二十,六座瑜伽等祖师大德往昔开示之法,使弟子于学佛过程中,能由浅入深,对于如理依止善知识、注重因果、积资净障,以慈悲智慧双运、广行六度菩萨行、了知空性正见等道次第的学习,皆给予确切的认知。仁波切与世界各地的众生有广大法缘,在不同国家开设佛学讲座、闭关禅修、灌顶教授等诸多法会,领受仁波切的佛法甘露者,不计其数。

仁波切为人谦逊慈悲、仁心宽厚,不辞辛劳至世界各地宣扬佛法。其修证甚深、学问渊博,善于演说教法,说法时深入浅出。对弟子的问题,善于观机逗教,皆能不厌其烦地详加开示,更孜孜不倦地教导众生离苦得乐之道。

果硕仁波切所示现的悲愿宏深,严谨行持之伟大行谊,实为一位具足教证二量的佛教大师。弟子们若能心怀虔敬、虚心受教,皆能浸润于广大法雨之中,领受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并于仁波切清净的法脉传承下,依教而行,如法修持,进而圆满自利利他的菩提愿行。

吉祥具格上师本生传 犹如深海非为我者意

此等简历以信撰述之 祈愿上师长久住世间

http://www.kunphen.com/html/2014/dsjyg_040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