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碩仁波切傳記

持教勝燈果証圓顯密總集碩教滿

怙主堪千果碩仁波切歷代本生簡傳

百千教言寶藏語自在   善慧教法吉祥勝利幢

善妙事業超越巨海岸   唯一怙主恩師祈增盛

量如塵埃三密諸事業   超越吾等凡夫言說詞

然同我者座下劣弟子   依據三信歡喜造此傳

吉祥下密院卸任堪布果碩仁波切尊者,在印度與西藏佛教各派傳承中,曾多次示現為教量與證量具足之成就者,乘願再來。鑒於使弟子信眾了解尊者歷代對弘揚教法之卓越貢獻,茲介紹尊者部份殊勝轉世之事蹟如下:

吾等無上導師釋迦牟尼佛,為度化五濁惡世之有情眾生,降生於藍毘尼,圓滿成佛於菩提迦耶金剛座。佛陀於鹿野苑初轉四諦法輪時,仁波切時為五比丘之一的阿若·憍陳如聖僧,是初聞佛法證得近圓阿羅漢果位的首位長老弟子。

阿闍黎仁欽桑波尊者,傳承了佛法三藏及四續般若智慧口訣、甚深中觀見之口訣及諸位大瑜珈士之口訣。並完整修習了所有這些口訣之妙法,樹立了佛法持藏大師的勝幢。

在西藏極負盛名的吐蕃三代法王之一的松贊干布時代,仁波切示現為著名的佛法大臣祿東讚,以其卓越的智慧與妙計,擊敗眾多競爭者,由大唐長安迎請文成公主遠赴西藏。大唐皇室贈送極富加持功德力之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佛像,做為公主出嫁法王的厚禮,從此開啟了西藏佛教另一道序幕。

西藏佛教祖師蓮花生大師,廣傳顯密佛法於雪域西藏時,偉大的翻譯師仁欽卻,先後修習顯密諸法,為了將佛法完整的弘揚於西藏,歷經了種種的艱辛與磨練。將般若各部要典及多部密續教法翻譯流傳於世,後世弟子感念他的恩德,稱其為偉大的譯師。

三界法王宗喀巴大師再次宣揚三乘教法於雪域西藏時,仁波切示現為杰·釋迦益西,習拜於宗大師座前,完整的修習了顯密各部教義,萌生了對格魯教法的極大熱誠,進而不遺餘力的弘揚次第嚴謹、顯密圓融之格魯派教法。曾先後兩次蒞臨中國及蒙古等地,明朝永樂皇帝以極高的禮節恭迎尊者,曾數度為皇帝宣說佛法及傳授灌頂。對廣大的僧俗信眾布施甘露法雨,播下無數對佛法生起無比誠信的種子。是一位將宗大師教法弘揚於十方,功績卓著、無可匹敵的一代宗師。

至尊第五世達賴喇嘛駕馭萬法,接管教政合一之領袖地位於一身,佛行事業之光照耀西藏每個角落之際,仁波切示現為阿闍黎敦珠嘉措聞思佛法於哲蚌寺。他博學多聞、教證具足,第五世達賴喇嘛委任他為多康(康區)格魯派重鎮理塘寺之住持。在其主持十二年任期內,立下諸多豐功偉業。以康區東部為主的信徒,受其教化者不計其數,是一位令後世弟子永遠感恩戴念的佛學大師。

大成就者仁增·龍薩寧波出生於多康拉廓地區,在噶布等聖地進行閉關修行。他是一位證量現前、神通無礙、任運說法、變現各種化身,救度無數眾生的金剛乘行者。當時他閉關修行的地方,都變現成佛塔,至今仍由當地信眾所護持,成為信徒們福德資糧的依怙處。

卻杰·桑杰卻佩出生於康區噶廓,求學於聖地拉薩,後返回理塘寺「大乘法輪洲」擔任住持。他重視講修佛學、寺院之組織管理等相關寺務。並對寺院之管理人員及廣大僧眾之戒律嚴格要求,使寺院整體結構與組織管理趨於完善。對於寺院之年度法會亦立下諸多規定,從而使法會功德主及壇城供養等諸多方面達到相當程度之規模,象徵寺院法務興隆,信徒衆多,成為格魯教法首屈一指的弘法大師。

卻杰·堪千洛桑東珠生於理塘那沃地區,求學於色拉寺「大乘法輪洲」。先後聞思了顯密教法,受持灌頂、解說、口訣等法,為至尊第七世達賴喇嘛的首席弟子。被委任為理塘寺住持,致力於講經說法並興建大雄寶殿。使得當時僧眾數量極速增長,院內之僧眾不論是內在之道心修養抑或是外在之諸多善緣,均奉行不懈,寺院年度法會之規模,達到相當程度的擴展,自此“理塘大寺”之美名開始遍傳四方。此外在故鄉那沃地區興建寺院,護持重建格迪寺院,以教證二法引領廣大信徒。對宗大師教法的弘揚有著極大的成就,深受信眾們的無限景仰。

卻杰·阿旺貝旦尊者出生於康區果洛地區,於聖地拉薩色拉麥學院求學,以持戒嚴謹而聞名。後返回理塘寺擔任住持方丈,續建大雄寶殿“外圍紅牆”並以精美雕飾裝飾其中。對寺院僧眾之戒律要求極高,在每月傳授布薩時重複開示戒經。對於金剛乘的教法則採取謹慎的態度,除了對寺院僧眾外,不對廣大信徒傳授大型灌頂法會。晚年修復故鄉果洛寺院,常住該寺,畢生在閉關修持中度過。

卻杰·洛桑蔣貝尊者生於吉祥勝樂金剛聖地噶布地區,出生時出現無數吉祥徵兆,同樣於色拉麥學院求學。精通顯密諸法,於三大寺祈願大法會上答辯格西拉然巴時,其思辨智慧超凡入聖,得到在場諸位佛學大師一致齊心讚揚。後返回理塘大寺任職住持,以講修二事護持該寺。當時很多人為了爭奪草地及水源,而發生許多重大的紛爭,尊者為了度化彼等煩惱熾盛之眾生,屢次親臨現場,使諸多糾紛一一得到化解,實踐菩薩在世以慈悲度人的情懷。

為了佛法的弘揚與興盛,以無比勇猛、披甲精進的當今怙主---堪千·果碩仁波切尊者,於藏曆地鼠年(西元1948年)降生於多康理塘木拉地區。具高貴的家族種性,父名嘉杰東珠,母為諾增卓瑪。出生時空中響起自然的法鑼聲,爐灶內木柴不點自燃,自小即具足量士夫之莊嚴德相等諸多徵兆。四歲時,即被認證為轉世靈童;五歲時,被迎請至果碩行宮駐錫。當時前來迎請的有各寺院之仁波切、現任卸任堪布、各執事人員、各部落酋長、無數僧俗大眾。吉祥彩雲遍滿虛空、千位騎士浩浩蕩蕩,是一次規模空前的列隊迎請儀式。

正式舉行坐床典禮時,除上述諸位教界長老及無數僧俗大眾前來參加外,中央政府駐縣府代表及駐軍部隊也列隊前來,對仁波切表示出極高的禮遇。七歲時,剃度出家於怙主---格賴仁波切座前。當時的攝政,在轉世靈童時的法名上,加入格賴二字便成為阿旺松繞丹增格賴嘉措尊者。開始記誦儀軌文及佛學因明訓練,因前世反覆串習之故,得以輕易的完成學習。十歲時遠赴聖地拉薩,入色拉寺大乘洲聞思摩尼扎倉。依據上師及本尊之指引,依止大善知識彭措阿旺為經師,依次聞思了攝類學、因明、般若等大法。於怙主經師赤江仁波切座前,接受了宗大師三種姓總集之隨許灌頂、兜率百尊之解說、也接受了大威德、集密、勝樂及普明之灌頂大法、事師五十頌、戒經二十、六座瑜伽之解說。並於怙主經師林仁波切座前,接受吉祥獨勇大威德金剛之灌頂大法。至尊第十四世嘉瓦仁波切於三大寺祈願大法會上,進行格西答辯時,曾攜仁波切一同參與此規模空前的盛大法會,並共同修法祈願。

十二歲時,仁波切前往印度。於三大寺僧眾臨時佛學院巴薩地區,繼續聞思佛法。師事於一切佛學大師之頂嚴---洛賽林學院之堪蘇仁波切貝瑪堅贊座下修習因明、般若、中觀、戒律、俱舍五部大論。同時於至尊嘉瓦仁波切、怙主林仁波切、怙主赤江仁波切、怙主松仁波切等諸位大師座前,盡力接受了灌頂、解說、口訣等諸法。所獲之法,亦如同往昔諸師的修學風格般一一如理實修。於怙主經師座前,經年累月的薰修中觀根本慧論及註解、辯了義不了義論及註解、及其他重要論典之疑難一一做了聞思修學。

二十歲時,由 聖座親任其「親教師」與「軌範師」。下密院堪蘇仁波切桑旦卻佩擔任「屏教師」,於具數諸比丘面前接受了具足比丘戒,樹立起多聞持戒大師的風範。之後三大寺遷往南印度,仁波切繼續他在色拉麥佛學院的聞思佛法。在各部大論根本頌之記誦等學院課程方面,仁波切出類拔萃的優異表現,常常獲得學院許多優等獎勵。然後依次參加三大寺辯論法會,由怙主林仁波切及赤江仁波切頒贈顯宗頭等格西學位。依仁波切的意願在格西答辯結束後,先閉關修持再進入密宗學院是他的初衷,然與下密院諸位長老先前建立了一些特殊因緣,加之諸長老尊者也一再勸請,仁波切隨即進入下密院依次修習金剛乘教法,通過答辯獲得阿然巴密宗學位。

其後(1984年當年),因故鄉當地僧俗信眾之再三邀請,蒞臨康區廣大區域,開示皈依及因果等法,受到信眾及百姓熱列歡迎。接受四十餘座寺院之邀請,賜予無量無盡的甘露妙法,為無數信徒剃度出家,僅傳授比丘戒者其數目超過三千多位。為雪域西藏再次燃起法炬奠定了豐厚的基礎。後返回印度由至尊嘉瓦仁波切任命為下密宗學院喇嘛翁則(管理學院教務與財務的上座),再繼任方丈堪布,成為下密宗學院自十五世紀創立以來最年輕的住持方丈之一。在其任內孜孜不倦的對僧眾講經說法,一心一意致力於僧眾的聞思教育,對於學院課程規劃,完善教育環境皆貢獻良多。因與日本信眾結下良好法緣,彼等捐資興建了大雄寶殿,設立醫療門診,增設寮房,改善僧衆齋飯,籌備建立僧衆每年之供養基金,營建旅館等方面都得到具體改進與提升。

下密院任期屆滿後,返回色拉寺繼續講經傳法,嘉瓦仁波切再次委任仁波切為色拉麥學院住持,寺院僧衆也一再祈請能夠就任。仁波切擔任堪布期間學院僧衆已達六百多位,但院方財政幾乎接近赤字。在仁波切的善緣安排下,學院弘法團開始向西方社會接觸,經過多年的努力,學院僧衆修習環境大有改進,前後開設了圖書館,重建辯經場,門診與醫院也相繼設立。因仁波切前世非凡之因緣,在任期間僧眾數量從幾百位增加至千位以上,因嚴格要求僧人内在之戒律修養,重視佛學的教導與傳承,僧衆對佛法之聞思修也突飛猛進,培育出無數弘法利生之僧伽人才,獲得僧院上下一致的高度讚譽。

仁波切卸任色拉寺住持後,應怙主格賴仁波切之邀請蒞臨臺灣,為新興建的台灣第一座西藏佛教寺院---菩提法洲寺主持開光大典。其間仁波切宣講聖道三要、兜率百尊,為當地信眾賜予甘露法雨。典禮當天,仁波切及來自尼泊爾的二十餘位僧衆以大威德十三尊連續三天廣修開光大法。之後,蒞臨印亞等地積極弘揚佛法。

仁波切在尼泊爾·加德滿都興建圓滿法洲寺,並成立培養小沙彌成為傑出僧才的圓滿法洲寺佛學院,目前就學的有百位以上的小沙彌。仁波切不畏交通不便,常常前往西藏東部康區諸多寺院,為窮鄉僻壤之廣大信眾開示皈依及因果法門,對學校及其他教育團體仁波切也不時伸出援手。

仁波切無論在歐洲、非洲或北美洲弘法,皆以菩提道次第、聖道三要、止觀雙運為主要宣說法門,時常講授事師五十法,戒經二十,六座瑜伽等祖師大德往昔開示之法,使弟子於學佛過程中,能由淺入深,對於如理依止善知識、注重因果、積資淨障,以慈悲智慧雙運、廣行六度菩薩行、了知空性正見等道次第的學習,皆給予確切的認知。仁波切與世界各地的眾生有廣大法緣,在不同國家開設佛學講座、閉關禪修、灌頂教授等諸多法會,領受仁波切的佛法甘露者,不計其數。

仁波切為人謙遜慈悲、仁心寬厚,不辭辛勞至世界各地宣揚佛法。其修證甚深、學問淵博,善於演說教法,說法時深入淺出。對弟子的問題,善於觀機逗教,皆能不厭其煩地詳加開示,更孜孜不倦地教導眾生離苦得樂之道。

果碩仁波切所示現的悲願宏深,嚴謹行持之偉大行誼,實為一位具足教證二量的佛教大師。弟子們若能心懷虔敬、虛心受教,皆能浸潤於廣大法雨之中,領受不可思議的加持力;並於仁波切清淨的法脈傳承下,依教而行,如法修持,進而圓滿自利利他的菩提願行。

吉祥具格上師本生傳   猶如深海非為我者意

此等簡歷以信撰述之   祈願上師長久住世間

http://www.kunphen.com/html/2014/dsjyg_0404/60.html